首页 | 中国 | 国际 | 财经 | 港股 | 体育 | 教育 | 健康 | 数码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8·15”美国老兵回忆:“我认识的战俘都不买日本产品”(图)

时间:2018-01-06新闻来源:互联网

  

  1941年11月下旬,新婚两个月的莱斯特·坦尼随部队抵达菲律宾。“虽然美国尚未进入战争,但我知道,美国要开始征兵了。”坦尼不知道的是,在他抵达亚洲后不到一个月,日本偷袭珍珠港,攻打东南亚,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太平洋战争爆发了。

  “死亡行军”饱受虐待

  1942年4月,7.8万名美国和菲律宾军人在巴丹半岛向日军投降,随后被强迫步行前往上百公里外的战俘营,在这段恶名昭著的“死亡行军”路上饱受虐待。8天之内,数以千计战俘死于饥渴、疾病,死于日军刺刀和枪口之下。

  对妻子的想念支撑着坦尼顽强地活了下来。他和一些幸存的战友后来被押往日本福冈县,充当煤矿苦力。

  1945年8月15日,在离长崎不远的大牟田市17号战俘营,日本军官将坦尼等战俘聚集在一起,宣布:“战争结束了。日本人和美国人现在是朋友了”。

  “随即,所有日本士兵离开了集中营,”坦尼说,“他们当时一言不发。”

  “巴丹半岛大约有1.2万名美军战俘,仅有1500人活到了二战结束。”去年8月,坦尼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回忆道。战争结束时,因长期遭受虐待,身体过于虚弱,他在医院前后住了一年。

  当巴丹“死亡行军”的消息传到他妻子那里时,没有人知道坦尼的生死。尽管不断被人告知坦尼“应该已不在人世”,妻子仍然等候了3年。只是,当坦尼重获自由时,一直没有丈夫音讯的妻子已经结束了苦等,于几个月前再婚了。

  70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幕,坦尼声音颤抖地说,这是“极为心碎的经历”。

  战争给坦尼带来了身心创伤,但他站了起来。“二战退伍军人很容易找工作,但我想接受教育。因为战争,我曾经失去了学习的机会。我想成为一个对社会更有益的人。”他在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取得博士学位,成为大学教授。

  敦促日本正视过去

  晚年,坦尼积极致力于敦促日本政府正视过去。

  在他的推动下,2009年,时任日本驻美大使就美军战俘在“死亡行军”中所遭受罪行致以“由衷歉意”。坦尼告诉新华社记者,这姗姗来迟的道歉是因日本政府“担心如果道歉的话就会被我们(受害者)起诉”。

  坦尼与其他幸存者四处奔走,起诉数家日本矿业公司,要求赔偿,讨还公道。他还是为数不多同时见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时任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二战老兵。

  在坦尼看来,奥巴马去年5月成为首次访问广岛的美国在任总统,仅仅是出于礼貌,而不是为原子弹轰炸道歉。“是他们(日本人)挑起了战争,怪不得美国人。”今年2月24日,坦尼与世长辞,享年96岁。

  反法西斯战争已经结束72周年,然而在今日的日本,极右翼势力仍在竭力淡化侵略罪行,参拜靖国神社,修改历史教科书,否认南京大屠杀……频挑事端。

  冲绳战役老兵迪克·惠特克对此表示失望:“日本的一些军国主义分子仍在活跃,他们并不为自己错误和失败的历史感到自省,因而就有了‘洗白’。”

  2016年12月,安倍访问珍珠港,追悼在日本偷袭中丧生的美军官兵。“如果只是悼念而没有道歉的话,我觉得他还是留在家里算了。我和我战死已久的兄弟们都不会忘记日本的错误行径,他这样做只是揭开我们的伤疤,”惠特克说。“他们歪曲历史的行径必定会失败,”惠特克说。

  南伊利诺伊大学教授简·汤普森告诉新华社记者,多年前,当她得知她的父亲曾作为战俘遭受日军虐待3年时,她是惊讶和愤怒的。“我所认识的战俘都不买日本产品,包括汽车和电视。”

  作为和解姿态,日本政府已经向美国战俘及其家属道歉。汤普森认为,日本应该应用这一模式争取其他国家原谅。“不论有多痛苦,我们应该精确地记录和承认事实。为了向和解走下去,必须教授正确的历史。”

  (据新华社)

上一篇: 印警方逮捕四人 因其涉嫌泄露《权利的游戏 下一篇:28岁美女希克斯出任白宫媒体主管 结识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