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国际 | 财经 | 港股 | 体育 | 教育 | 健康 | 数码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冰壶磨炼专注度 大脑能画菩提树

时间:2018-04-27新闻来源:互联网

专访前国家队心理辅导师 盛赞王冰玉等人冰雪聪明

  2009年,中国女队夺世锦赛冠军。

康比特2017年北京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激战正酣,姑娘们场上沉着应战、冷静思考令人印象深刻。冰壶女将动静皆宜的大将之风如何练就?北京晨报记者日前独家采访到曾为国家队进行过心理辅导的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张凯,请她予以解答。

脑力消耗全程斗智斗勇

冰壶项目不同于竞速或对抗项目,讲究的是精准度,因此除了需要运动员成千上万次重复单一的跪立滑行和投壶动作以培养手感,更离不开对冰壶线路的预判,并确定在场上占据有利形势的战术。张凯介绍,正因为项目的特点,场上队员的稳定性和判断力缺一不可。

“冰壶对体力的消耗不像一般的体育项目那么大,但是对脑力消耗非常大。一场比赛2个小时左右,需要注意力持续地高度集中。”在她看来,冰壶比赛与学生迎接大考类似,但不同的是,学生面对的考卷内容是已经白纸黑字成型的;冰壶比赛则是与对手斗智斗勇,形势变化多样,悬念直到结束才会揭晓。

“从对专注度的要求来说,冰壶跟棋类项目类似,但又多了团队合作的环节。从投壶开始,到大本营队员指挥,再到扫冰,都是环环相扣的。”

心理训练专注度很必要

以中国队为例,参加本届比赛的队员中,体育迷都认识队长王冰玉,她作为四垒队员,需要肩负起在场上指挥的重任。张凯介绍,四垒队员的确承担更多责任与压力,“但应该说不同垒次有不同要求,但各自在场上的重要性是不分主次的。”

虽然姑娘们场上分工不同,但必须掌握所有的技术环节。同时,针对稳定性和专注度的心理训练也必不可少。“做的最多的是‘表象训练’。运动员从持壶滑行,到推出动作做出,再到把壶投出,这一系列动作的全过程,需要在脑中做出预判,从当前的情况预判到下一步有可能的情况,再做出应对。”

“对于专注度,我们会进行生物反馈仪训练。这种仪器能直接感应到大脑皮层,反映到仪器上就是一颗菩提树,接受测试的人精神越集中,这棵树就会发芽、生长;一旦分神,这棵树马上就会枯萎。”

团队协作队友互相扶持

“从运动员的心理层面来讲,冰壶项目最需要的是即使面对逆境,几个人也要互相支持,彼此信任,这也是我在下队做辅导过程中运动员们的共识。”张凯透露,这也是她多年在一线运动队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我们冰壶队这几个女孩儿,在一起训练、生活很多年,相互之间感情很好,这种日积月累形成的默契在赛场上是很大的优势。拿下2009年世锦赛冠军的中国队姑娘合作了温哥华和索契2个奥运周期,张凯介绍,女孩儿们性格各异,也慢慢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但通过冰壶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冰壶国家队成立之初,相当一部分队员是从滑冰项目转行而来,“半路出家”是极大考验。张凯也坦言,尽管同为冰上项目,冰壶和速滑类项目却特点迥异,“不过速滑看似是个人项目,也很讲究团队配合,周妍这些女孩儿改练冰壶,技术动作、战术体系需要重新学习,但是多年的运动员经历,她们的心理素质、团队意识,已经培养得相当成熟。”

知识丰富理论结合实践

对运动员“头脑简单”的成见早已被打破,如果静下心来观看一场冰壶比赛,一定会为运动员的智慧所折服。张凯带着在高校多年的学术研究成果来到冰壶姑娘们中间,发现所教授的内容有了共鸣。“除了一般的心理学常识,我还讲了一些哲学常识。同时结合实践,开了几期哲学与体育的讲座,把发展与联系、主次矛盾、内因外因这些常见的哲学问题和体育相结合。从事冰壶项目的运动员需要具备很高的认知程度和大局观,与女孩儿们交流的过程中,发现她们的确学习能力都非常强。”冰壶姑娘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与外教自如沟通,她们的英语大部分时间都靠自学。

王冰玉正是运动员中的“学霸”担当。“冰玉真的人如其名,冰雪聪明,而且很好学,爱看书,”张凯对中国队队长赞赏有加,“她很难得的是冷静,即便心里有波澜,也不会表现出来。而且她的悟性很好,非常有思想。”

项目发展研究尚不成熟

作为经历了上2个奥运周期的老将,王冰玉和周妍选择了继续坚持,发挥传帮带作用。张凯亲历了中国女子冰壶队的发展前行,更是感慨运动员和队伍的不易。

“周妍是退役了又复出,她和冰玉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做了妈妈,在平衡事业和家庭矛盾上,我个人认为真的是做了很大牺牲,尤其是看到她们在宿舍里跟孩子视频,还是挺心疼的。退役又复出的运动员,可能多年训练起来的手感还在,但生完小孩之后,身体机能变化,会面临注意力下降、体能不如以前,都需要重新训练。”

女子冰壶国家队成立于2003年,5年后就拿到世锦赛亚军一鸣惊人,并在次年世锦赛问鼎,跻身世界强队之列。一切成绩都离不开运动员和队伍付出的艰辛,但冰壶项目在我国仍有很大发展空间。“教练给我的数字是,索契冬奥会之前,全国从事冰壶项目的注册运动员只有200多人,包括后备人才。技战术体系和心理研究各个环节,都在准备阶段,对外教的依赖还很大。从我的专业角度,这方面的研究尚不成熟,在做准备的阶段找资料都比较困难。”在张凯看来,项目起步晚,中国队与世界顶级强队的差距确实存在,而同样需要看到的是,我们在冰壶项目上有巨大的进步空间。

  北京晨报记者刘晨

上一篇: 你好,70分先生 下一篇:那不勒斯击败热那亚 暂居积分榜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