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国际 | 财经 | 港股 | 体育 | 教育 | 健康 | 数码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阿加西自曝吸毒终惹麻烦 反兴奋剂机构已介入

时间:2018-05-06新闻来源:互联网

北京时间11月3日消息,阿加西在自传中大曝自己曾经吸食病毒一事在喧闹了将近一周时间后终于引起了官方机构的注意,根据美联社的报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已经向职业男子网球协会(ATP)发函,要求其着手对阿加西吸毒进行调查。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总干事大卫豪曼(David Howman)对美联社的记者表示,他希望这封信发出之后,能够得到ATP“一个深思熟虑的回应” ,不过他拒绝透露信中的具体内容。“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体育运动的纯洁以及确保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大卫豪曼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对这件事情不采取任何措施的话,那么就会有人来敲我的门质问我,嘿嘿,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大卫豪曼表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信是特别写给ATP的,不过国际网球联合会(ITF)也会被要求作出回应。而ATP在周一回复美联社的电子邮件采访时也确认收到了这封信,“我们已经收到了来自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信函,一旦有结果,我们会直接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作出答复,而不会通过媒体进行回应。另外ATP还想重申,我们不会对任何兴奋剂检测结果作出评论,除非真的有违反条例的行为被发现。”

在上周媒体首度曝出阿加西承认自己在1997年服用了病毒时,ATP也做出了类似的表态。而由于8年的制裁有效期已经过去,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一开始也不得不认同他们现在对阿加西无能为力。不过大卫豪曼要求ATP尽快研究有关情况,并将其调查结果告知世界反兴奋剂机构。

除了自曝曾经吸毒,阿加西又在最新披露的自传章节中透露自己曾在青少年球员时期被父亲强迫服用了兴奋剂。面对阿加西一次次地挑战反兴奋剂条例,大卫豪曼也有些无奈:“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我们有权利调查之前(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成立于1999年) ,除非有新的情况,不然我们确实无能为力。”

也许正是考虑到这些难处,所以大卫豪曼表示他希望ATP能够以谨慎的态度进行调查,“我们必须公平点,要给他们(ATP)足够的时间。”

按照阿加西在其即将上市自传中的记述,在1997年自己的职业生涯落入低谷的时候,他通过吸食******来缓解压力。随后当自己的药检出现问题时,他又向ATP撒谎称自己是喝了某种苏打汽水导致药检不过关,从而逃脱了处罚。如果阿加西所述为实的话,那么不仅他本人违反了反兴奋剂条例,而且ATP也要面对监管不力的批评。

上一篇: 刘鹏:高科技装备不能滥用 反兴奋剂有"三 下一篇:飞人死敌宣布复出 罗伯斯:三月与刘翔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