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国际 | 财经 | 港股 | 体育 | 教育 | 健康 | 数码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妈妈级空手道猛女爆发 萨科奇称她为"我的小羊羔"

时间:2018-05-10新闻来源:互联网

妇女节的这一天,法国媒体的各大体育版面上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同一位女性的新闻:40岁的尚达尔·茹瓦诺与队友搭档,夺得了法国空手道锦标赛的团体冠军。三个队员的平均年龄达到了45岁!不过,她们之所以如此醒目,却是源于茹瓦诺的另一重身份——法国环境部的国务秘书,被萨科奇称为“我的空手道小羊羔”。

发来祝贺短信的有法国总统萨科奇

尚达尔·茹瓦诺,40岁,她是冠军三人组里的小妹妹,同时也是法国环境部的国务秘书。法国媒体喜欢把总统身边的女性官员调侃为“萨科奇的宝贝们”,从这一点说开去,今天出场的茹瓦诺正是他跟前的大红人。

巴黎时间3月7日,法国空手道锦标赛上,茹瓦诺和两位队友一举夺魁。虽然并没有哪位政府高官出现在比赛现场,但她的手机却在第一时间就被祝贺短信塞满了。在发件人一列中,最显眼的无疑就数法国总统萨科奇和她的顶头上司环境部长让·博洛了。

茹瓦诺从10岁时开始接触空手道运动,掰着手指头算算时间,至今也有30年了,并曾获得过12个冠军头衔(既有团体项目也有个人单项)。不过,在将生活重心转入政坛后,茹瓦诺对自己的这项特长一直低调处理,此番之所以吸引到如此关注,实则也是个意外。

按照茹瓦诺原先的打算,这回她复出参赛虽旨在拿个好成绩,但抱定的念头却是不声张。但就在比赛前一周,法国《观点》杂志在其网站上抖搂出了这个消息,虽只是以短讯配照片的方式报道,但依旧一传十、十传百地张扬开了。这个突发情况让茹瓦诺以及原本答应睁只眼闭只眼的空手道锦标赛主办方有点措手不及。“他们事先毫不知情,所以在得到消息后都惊讶极了。”茹瓦诺口中的他们自然包括萨科奇在内的政府高层们。

同时,受此事件影响的还有法国空手道锦标赛的组委会。茹瓦诺参赛的消息是在开赛前一周被披露的,当时该赛事的采访批准事宜等都已截止,但每天致电申请采访证的记者却一下子多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组委会酌情增加了一些采访名额。

13年未参赛 超级妈妈强势复出

突破常规突然决定做某事,这背后肯定是有原因的。茹瓦诺好好地担任着环境部的国务秘书一职,且受上层重视,缘何又杀回空手道比赛场?这事儿还得从她的空手道恩师赛格·舒拉奇说起。

舒拉奇是茹瓦诺少年时代的教练,他俩情谊匪浅,即便是不再合作后,也像家人那样保持着联络。去年,舒拉奇突然病体沉重,经治疗,虽已恢复稳定,但康复的过程依旧辛苦。正是为了鼓励恩师不要放弃,茹瓦诺决定复出赛场。天知道这是个多不可思议的决定,因为在过去的13年中,她已经把精力投向了政坛,再没有参加过一场正式的比赛。是的,茹瓦诺曾拿到过12个空手道冠军头衔,但那都是她27岁前的事了,那会儿她的身后可没跟着三个孩子!

“我觉得这不是不可能的,虽然远离了空手道,但我每周都在做运动,大概(每周)一到三次。因为如果不那么做的话,面对压力,我可能会变得焦虑、容易发火。”在接受法国《快报》采访时,茹瓦诺对自己神奇的夺冠经历作了如上分析。好吧,对法国人来说,这位国务秘书爱运动的故事可是不陌生。当他们谈论总统先生和他的女下属时,这个共通点可是成为一时之谈资。

看到这儿也许你会猜想,怎么说茹瓦诺的年纪对一个全国冠军来说都有点太成熟了,咋就真成事了呢,会否暗藏什么小秘密?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茹瓦诺这回的搭档是她早年的两位亲密队友(一个51岁,一个44岁),找来的教练也正是当年带领她们夺取冠军的功勋教头——总之都是照搬旧样。

“我们是‘超级妈妈’组合,可能这就是获胜的原因。”冠军三人组中最年长的勒娜·皮耶调侃道。决赛时,五位裁判一致判定“超级妈妈”们获胜。而就在决赛前,更有一位知情者向媒体爆料,表示茹瓦诺和其两位队友的实力果真了得,“到时会让你们大吃一惊”。

缘何折桂?除了对手弱了些,大家伙儿还是随意着自己琢磨吧。

每天陪孩子 总统宝贝不屑绯闻

萨科奇曾被视为“工业界之友”,但在见证了欧洲环保党的崛起后,他也在去年转变了态度,多次在发言中透露出对低碳环保生活的支持。也就是在那阵子,有眼尖的、喜欢刨总统私事又能经常出入爱丽舍宫的法国记者发现,每当茹瓦诺在内阁会议上讲话时,萨科奇总是看得聚精会神,对这位环境部国务秘书的重视程度似乎都超过了她的直属上司、环境部部长让·博洛了。

法国人喜欢听总统先生的花边小事,乐此不疲。

“萨科奇给茹瓦诺颁了一枚法国荣誉军团勋章”,“萨科奇亲昵地称她为‘我的空手道小羊羔’”,诸如此类的消息常被人们咀嚼。不过,与因未婚生女而引出一番动静的法国前美女司法部长拉希达·达蒂相比,茹瓦诺似乎更靠谱些。至少她正常的家庭生活能替她博取到更多的信任。

茹瓦诺和她的小女儿辛皮耶曾有过一段有趣的对话。在辛皮耶5岁半时,她问了茹瓦诺一个问题,“妈妈,你是干什么的呀?”“专门负责管蜜蜂、小鸟和花朵呀。”一开始辛皮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妈妈不会说小鸟的语言,后来茹瓦诺解释说自己是在和一个懂鸟语的人一起工作,小女孩这才信了。

在媒体面前幸福地谈及家庭生活,只要机会适宜,茹瓦诺就会这么做。为了不因公废私,她每天都尽可能在晚餐时间前回家,每晚都会抽出大约一小时陪伴孩子。据茹瓦诺的一位朋友介绍,她的丈夫是法国贝尔诺·里卡尔制酒公司的高级主管,夫妻俩感情很不错。

对于曾去到茹瓦诺办公室的人来说,有一件事肯定会让他们印象深刻——她居然在办公室里摆放着两个骷髅。据说,茹瓦诺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提醒自己别迷失方向。当然,同样的事儿落在好事者眼中完全可以是另一种解释。高调谈及家庭生活及摆放用以自省的骷髅,有人觉得这也可能是茹瓦诺在避嫌,不敢和萨科奇走得太近,以免招来麻烦。毕竟,这个40岁的法国女子还希望走得更远,在上一次人民运动联盟的提名会议上,她已经被推举为地方选举的候选人。

上一篇: 刘翔最后一个离场 冲刺速度“甩”记者 下一篇:队内选拔王励勤完败张继科 刘国梁直言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