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国际 | 财经 | 港股 | 体育 | 教育 | 健康 | 数码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从超新星到日渐成熟的职业球员 吴易昺:大满贯快来

时间:2018-05-13新闻来源:互联网

  从超新星到日渐成熟的职业球员

  18岁吴易昺:大满贯快来

  独家专访

  本专题撰文/摄影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嘉晖

  结束天津戴维斯杯亚大区比赛,转场江西南昌ATP挑战赛,重返云南安宁红土赛,整个4月,吴易昺按部就班地在各地奔波,在中国男网队员和职业球员的角色中自如转换,年轻的身体配置了一颗越发成熟、沉稳的心脏。

年纪轻轻的吴易昺却有着成熟、沉稳的气质。

  近日,吴易昺在南昌接受了广州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从去年美网青少年组加冕双冠,到本月初戴维斯杯功败垂成后的伤心落泪,再到评点红土赛季表现以及对第一场大满贯正赛充满期待,18岁的阿昺敢于承担责任和压力,敢于挑战自我,传递给外界的是一种“稳稳的幸福”。

  1 哭泣,我还可以做得更好

  4月初,中国男子网球队在天津集结,坐镇主场迎战亚洲劲旅印度队,凭借吴易昺和张择在两场单打比赛中获胜,中国队一度看到获胜的希望;特别是张择/公茂鑫在第3场双打比赛中一度距离胜利只差2分,但最终功败垂成,压轴出场的吴易昺丢掉了最后一分,赛后伤心落泪。

  这一幕给中国球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没有人责怪这个18岁的孩子,他的表现已足够优秀。

  在南昌ATP挑战赛上,吴易昺再次与戴维斯杯赛上的手下败将阿玛纳山“狭路相逢”。结果,在以6比4拿下首盘后,吴易昺接着以2比6和3比6输掉了红土赛季的首场比赛。

  和世界排名112位的阿玛纳山分别在硬地和红土赛上交手,有什么不同?阿昺幽默地说:“区别就是一场赢了,一场输了。”

  “其实两场比赛我都有优势,把自己的技战术打出来了,输的这场稍微有些保守,第二盘不够坚定。他是一位经验老到的选手,对比赛的掌握更好。”阿昺认真地复盘说,“戴维斯杯比赛,我们坐镇主场,大家为我助威,对我这种性格和打法的选手来说比较有帮助,这一周他(阿玛纳山)的经验更占优势。”

  吴易昺随国家队提前四五天抵达南昌,对这片全新的场地印象不错。“对这里的场地挺满意的,有机会来这里适应挺难得的,总体来看,自己的表现(单双打1胜2负)在情理之中,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参加巡回赛了,我可以做得更好。”

  面对世界排名100位左右的选手,阿昺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与坚定。“不能说人家排名比你高,就觉得打不过他,现在我参加ATP挑战赛都是依靠外卡,遇到的基本都是排名比我高的对手,如果都怵的话,比赛就没法打了。”阿昺看上去十分老到。

  戴维斯杯最后一场,他压轴出场,结果输掉了比赛,掩面而泣。“当时心情不太好,首先是自我检讨,但自责也没有用,要找到问题所在,如果这样的场景再发生一次,我不敢说结果会多么不一样,我肯定可以做得更好。”阿昺坚定地说。

  2 成长,

  我的大学新奇有趣

  实际上,从戴维斯杯的排兵布阵来看,吴易昺出战第一场、第五场单打,队长姜惟对他寄予厚望,这是责任,也是信任。

  说起压力,吴易昺认为更多是责任,“我有这个责任,倒不是觉得我有绝对实力赢得比赛,抛开临场发挥,(第五场比赛)在准备方面我还是有些放松了。”

  这也可以看作阿昺赛后哭泣的原因,因为他是奔着胜利去的,但功败垂成。阿昺说,其实第二天比赛大家都很踊跃,主动请缨是很自然的事情,排兵布阵是教练员和队员商量的结果,一切都是为了胜利,毕竟我们这么多年没有晋级世界组了。

  对于18岁的阿昺来说,国家队就像一个大家庭、大课堂,他感受到凝聚力转化为动能的同时自己也在成长。

  去年,他正式成为浙江大学的大一新生,和同学们相聚在课堂。

  “那是第一堂课,也是最后一堂,记得上的是管理课,”阿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和很多职业运动员一样,他只能通过远程教育的方式完成学业,无法经常来到课堂上课,“班上的同学都认识我,不会觉得我不来上学就不是朋友了,大家相处挺融洽的,我生活中基本上都是网球圈的朋友。”

  在南昌比赛期间,阿昺的妈妈坐在看台上,她说阿昺团队建立起来,她就要忙自己的事情了,但总是割舍不下。

  “我希望她多陪在身边,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因为我还是有些懒散,她在的话我会更认真,”阿昺说,自己有点孩子气,但记者也能在他的自律中感受到成长,“我觉得妈妈对我的要求有很大改变,刚开始的时候(管我)压得很紧,那时也没有太多人看好我,她做了很多母亲角色以外的工作。”

  3 选赛,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去年在美网公开赛青少年组拿到双冠后,吴易昺成为迅速蹿红的中国网球超新星。

  但在几个月后的澳网外卡赛上,球迷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这显然与公众“趁热打铁”的心理预期存在落差。

  “在连续参赛后,我的身体有反应,倒不是伤病之类的,出于为第二年比赛做准备的考虑,只能放弃一些比赛,”吴易昺说,团队综合评估认为,没有必要冒险“趁着这个势头往上走”,以避免造成伤病,“我希望每一站比赛都有健康的身体去应对,不会因为几场比赛没打或者表现不好就降低要求,全年的目标定下来,就看自己能不能实现,而不会因为几场比赛不好就调低目标。”

  阿昺说,目前团队成员稳定,一切都是按部就班进行,“当然希望今年冲进世界前100位,但职业巡回赛还是挺不容易的,我会控制好比赛节奏,赛练结合;好在亚洲比赛很多,我都可以去打,这对中国球员来说是很好的机会。”

  打完安宁站比赛后,阿昺有两个选择,去韩国或欧洲比赛,“要看我的身体情况,长时间的体能训练结束后不能太着急,要选择对自己更有利的节奏。”

  4 目标,期待大满贯快点来

  去年这个时候,17岁的阿昺还在考虑如何在大满贯青少年组比赛创造佳绩,而今年他已经以职业球员的身份面对成人对手,身体和心态的调整显得至关重要。

  “我希望大满贯正赛越早出现越好。”阿昺对未来充满期待。

  去年,阿昺在安宁收获了第一个巡回赛冠军,今年这项比赛升级为ATP挑战赛,选手的排名更高,比赛难度更大。

  “对我们中国选手来说更有利一点,毕竟方便沟通,我希望带着卫冕的心态去安宁参赛。”阿昺说,“思想一定要比年龄成熟,打成人比赛要马上转变思维太难了,需要身边的人帮我引导,如果以青少年的思维打成年的比赛肯定不行,反之则会轻松很多。”

上一篇: 南京鼓励民间资本举办体育赛事:奖励最高3 下一篇:室内高尔夫球馆成为主赛场 PGA青少年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