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国际 | 财经 | 港股 | 体育 | 教育 | 健康 | 数码 | 反腐 | 舆情 | 文化 | 博客 | 微博 | 装备技术

单飞 去职业轨道中翱翔

时间:2018-09-10新闻来源:互联网

在法网青少年外卡赛晚宴和颁奖仪式上,蒋宏伟是作为中国网球学院院长被介绍给嘉宾、教练、球员以及他们的家长的——这是他在2012年年末结束了国家队总教练之后的另一个身份,是他全身心投入的职业和人生新阶段。

但是,对于熟悉中国网球发展历程、见证了他带领中国队经历了3个奥运周期的人们来说,他始终是那个不断努力将“职业化”这三个字引入中国网球的“蒋指导”,是推动中国网球和体育的先行者之一。

当下一种误区

都在学李娜职业的后半段,她的前半段你并不了解

北京晨报:这次的法网青少年外卡赛汇集了国内很多13到18岁的优秀青少年选手,看到他们在场上较量,你应该觉得很欣慰吧?

蒋宏伟:的确是。网球是个特殊的项目,在世界上是大项,在中国之前是小项。这些年因为有了李娜、郑洁她们前一代人的铺垫和影响,现在可能是中项。投身其中的人多了,自然就能够有机会出人才。

北京晨报:但是现在也会有一些问题,比如大家都言必称要寻找或者成为“下一个李娜”,似乎大满贯冠军或者世界排名前3是很容易实现的事。

蒋宏伟:对,有的时候我也看不懂。现在很多家长有了钱就乱投,其实培养一个优秀选手并不是这么简单的,不然所有人都可以成为李娜了。在培养过程中,你必须有一个系统和合理的规划,不是说找个好外教或者送去国外就行了。

有的好外教不一定就适合你,我觉得一定要循序渐进,而且要有引导性的东西在里面。现在大家都在学李娜的后半段,他们都不知道她的前半段的基础是如何打好的。

北京晨报:所以李娜的前半段是?

蒋宏伟:她前半段是在体制下的,当时经济条件不是很富裕,如果光靠家庭投入肯定不行,还要通过国家级平台来扶持她。现在我们讨论李娜的成功,依然不能脱离当时的社会大环境,也不能否认整个过程当中国家对她的帮助。尤其是后程,国家队给了她很好的平台,整个是科学化运作的,等到她们达到一定的高度才放出去。

另外,她进出国家队中间上过学,这让她的网球理念和文化得以结合起来。我一直说,网球也是一种文化,你要更深入地了解到这一点。

时代推动变革

早期说双打带单打,后期已被提升整体质量所取代

北京晨报:现在中国网球发展得很快,如果我们回头看,2004年雅典奥运会李婷/孙甜甜拿到金牌,是不是一个契机?如果她们没夺冠,是不是就形成不了现在的局面?

蒋宏伟:其实之前就已经逐步把球员送出国去了,让他们去看看世界。尽管当时的目的还不是为了职业化,可李芳的世界排名也达到过36位,易景茜排到了66位。

2004年奥运会是一个契机,更重要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这个周期,那个时候单打和双打同时达到了很高的高度。而且还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是一个群体,这是很重要的,它带动了现在如此多的人投身其中,形成网球热。

北京晨报:我记得2004年之后,孙晋芳主任提出过要打造“中国特色的职业化”,核心内容是“以双打带单打,以女子带男子”?

蒋宏伟:在世界范围内,网球还是重单轻双的。单打的意义远远大于双打的意义,奥运会的意义远远低于大满贯冠军的意义,这是个倒叙的项目。

我们当时有一个团队,一起制定了基本的发展战略。但是到了后期已经基本不提“双打带单打”了,我们提的是整体质量。每个阶段发展提出的战略都不一样,雅典奥运会之前这么提,是感到单打难度太大,而国外刚好是重单轻双,我们抓住这个软肋,作为突破口,人家不玩,我们就专门练。取得一定成绩之后,就提升了整个队伍的自信,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北京晨报:那个时候我们都觉得网管中心的步子迈得很大,不断尝试新的东西。

蒋宏伟:对,我觉得孙主任(孙晋芳)很伟大。她在排球领域的成功是在举国体制下形成的,她后来领导的又是很职业化的项目,她能够很快地转换身份和思想,进入新的角色,去引领中国网球的发展。我会很自豪地把这些东西写进我的自传,因为有很多人并不清楚这一步一步的过程。

网球要讲人性

长期旅行和比赛,教练不能给的亲情老公男友可以

北京晨报:说起改革,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2006年年末,网管中心把姜山和张宇从地方队上调国家,作为李娜和郑洁的教练。

蒋宏伟:球员们长期旅行,长期在高压的情况下比赛,她们需要亲情和来自家庭的支持,教练在另外一方面或者几方面的帮助都弥补不了这一点。这个时候,你就要给她们提供一种生活状态,家人就能够化解一些情绪和压力,她们总不能整天和教练发火吧?

北京晨报:当初做这个举措的时候,有难度吗?

蒋宏伟:2006年我们把姜山和张宇调进来,当时就有人说:“国家队是要开夫妻店吗?”

我们不是要开夫妻店,而是认识到需要在团队内给予球员更加稳定的关系。这个举措很重要,我们不能给予的东西,他们都可以给予。而且姜山和张宇本来就是网球运动员,他们理解这个项目,那何乐而不为呢?他们加入国家队,是增加了我们的力量。

北京晨报:的确如此,一些顶级球员有不止一个教练,他们其实是各司其职的。

蒋宏伟:教练有各种层面的,有的抓职业水平有一套,有的抓心理疏导很厉害。好的教练的沟通能力强,能化解很多东西,还能把球员说“疯了”,把他们的斗志说出来。这就是本事,是开启人心智的能力。我们有些教练很有水平,但在这方面还是有欠缺,需要学习才能成为“大”教练。

单飞是时代发展的结果

体制和职业化之间的区别,就像是放风筝和放卫星

北京晨报:既然是改革,一定会有一些不一样的声音。作为局外人,毛瑞斯莫就说她其实很羡慕中国国家队的形式,好像球员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专心打比赛就行了。

蒋宏伟:对,毛瑞斯莫是羡慕我们的,我听她讲过。在一定环境下,我们的这种培养模式是有优势的,但也不能否认弊端。从雅典奥运会到北京奥运会这个周期,我们其实已经处在一个不断放开的过程,到了2008年以后基本上就彻底放开了。

北京晨报:所以才有了2009年年初的“单飞”?

蒋宏伟:“单飞”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结果,不单飞也要飞。当时如果还是以国家队的模式来做事,是比较难的,所以我们认为时机已经到了。

在2007年后期、2008年这个时间段,我们采取了一些之前体制内从来没有过也可能不被接受的方法来调整国家队。比如在运作模式上尽量个性化,把她们分成几个板块,请不同的教练,形成各自的团队,团队中有外教、体能师和丈夫。接下来的“单飞”就简单了,因为她们已经和国际接轨了,知道了该怎么玩儿,会很清楚地选择比赛,基本的对外交流也没有问题。

北京晨报:“单飞”后的成果大家也都看到了,她们的能量得到进一步的释放。

蒋宏伟:从我的理念上来看,职业化追求的是自由度,体制内强调的是控制,这两者之间就是放风筝和放卫星的区别。风筝飞得很高,看上去线是在你手里,但是这个线并不牢固,你控制起来反倒是有难度的;卫星是不受控制的,放到宇宙里,进入职业圈子这个轨道,它会自由翱翔,对你发出有用的信息,这就够了。

如果你不让他飞高飞远,它也捕捉不到这些东西,没有办法向你发出有用的东西。有的时候我们会被传统的东西所束缚,我还好,我们的理念还是比较开放的。

  北京晨报记者葛晓倩

上一篇: 山寨库里赞助商品牌被判抄袭 销毁产品+赔 下一篇:伊布两球助曼联赢得联赛杯